混合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合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华尔街的中国概念股危机反向并购公司遭冷遇

发布时间:2021-01-20 02:01:42 阅读: 来源:混合机厂家

“明显冷清了!”

5月18日,纽约麦迪逊大道300号,奥本海默(Oppenheimer)第五届中国龙年会在这里召开,参会的纽约对冲基金经理卡尔(化名)说,今年的会议与往年相比过于冷清,“今天的午餐都没什么人动”。

14条街道之外,投行派杰(Piper Jaffray)在同一天举行其第八届中国成长会议,去奥本海默路演的中国公司高管们也会转战这里推介自己的公司,但他们面对的是相似的冷清。

这与去年的情景真有天壤之别。去年9月,主打中国成长故事的投行罗德曼(Rodman & Renshaw)在纽约举办全球投资年会,近5000名投资者参会,一位中国日报的记者当时曾抱怨,“人山人海,连站的地方都没有。”

卡尔说,去年的会议上要想和中国公司高管一对一谈话基本上不可能,“去年每个房间都挤满了人,今年高管都能预约到一对一谈话,一些会议室还空荡荡的”。

他在会议上遇到了一位买方同行,对方看起来一脸沮丧,原来他管理的共同基金只能单边做多,过去一年亏损惨重,“这一年投资中国股票唯一能赚钱的方式就是做空。”

在沮丧与冷清背后,是美国投资者对“中国概念股”特别是反向并购的中国公司丧失信心。中国反向并购公司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而接下来,空方已将目光对准了中国的IPO公司。

“尺子画出来的业绩”

中国故事是过去几年华尔街的一个重要卖点,它能够吸引到美国投资者。

大企业往往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的方式在美国筹集资金,但对那些不知名的中小企业来说,IPO的标准更加严格且成本昂贵。于是,中等投行罗仕证券(Roth Capital)、罗德曼等公司为它们想到了另一种在美国上市的办法——将一家中国公司的资产注入到一家已休眠的美国壳公司中,只要拥有这家壳公司足够股份,实质上就相当于在美国买壳上市,这被称为反向并购。

通过反向并购上市的公司市值一般比较小,多在几千万美元到几亿美元之间。虽然单个公司不大,但这一群体加起来也有不小规模。

近年来,赴美上市的中国公司数量激增,很多是通过反向并购。据美国的上市公司会计监管委员会(PCAOB)的报告,在2007年1月至2010年3月间,共有超过600家公司通过反向并购的方式在美国上市,其中有159家来自中国。

《巴伦周刊》去年也曾统计,过去一些年共有350多家中国企业利用反向并购的方式在美国上市,总市值最高时超过500亿美元。

但自去年夏天开始,市场上不断出现看空反向并购中国公司的报告,这些公司的股票就开始了漫漫跌途。

看空报告大多将这些公司在中国工商局的收入数据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数据对比,两者之间往往存在巨大的差异。

卡尔告诉记者,出问题的基本都是一些业绩太好、让人都不敢相信的公司。“有些公司根本不用查,它的业绩就像是尺子画的,一看就是造出来的。这么好的业绩为什么跑到美国来上市?”

在与一些中国公司高管接触过程中,卡尔也会问到一些尖锐的问题,他能感觉到那些高管的局促不安,“一些基本数据他们都不记在脑子里,一看就知道他们的数据可能是编造的。”

做空者:不是道德卫士,就是要赚钱

在Muddy Waters研究公司创始人Carson Block看来,那些看起来业绩太好,以至于让人难以相信的公司很有可能就有问题。

他告诉本报记者,2010年初,他开始帮父亲研究一家名叫东方纸业的中国公司。他们最初本打算买入这家公司,但最后的结果令Block感到“震惊”。

Block后来公布了他的有关“中国概念股”的首份调查报告,称东方纸业夸大营收且挪用资金。这份报告后来被许多人认为是各界打击反向并购中国股票的一个开端。东方纸业当时一周内股价狂跌超过50%。东方纸业之后,Carson Block还相继做空了绿诺国际、中国高速频道等中国概念股。

除Block外,其他一些有名的看空报告撰写者还有Citron 研究的Andrew Left,OLP Global的Adele Mao。拥有大量访问量的Seeking Alpha网站经常会转载他们的文章。另外一个网站也会整理大量有关中国股票涉嫌造假的信息。

在这些报告中,做空者们经常会提到,自己已经做空了相关股票。

纽约的一家曾做空中国概念股的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空方的基本操作模式是——先去做调查,发现问题后做空,然后发布写好的报告,“发表报告当天一般股价至少跌20%,当天就可以回补空头仓位”。

投资了大量反向并购公司的Barron Capital公司创始人Andrew Worden告诉本报记者,这些报告的内容里面也有不实成分,但“只要有报告出来,就可以赚钱”。

前述对冲基金经理回应说,“这些是实名实姓冒着这么大风险打假的人,他们不可能没有利益,背后肯定有人支持的。做空的人目的很明显,没有什么道德卫士的说法,就是要赚钱。”

数百亿美元亏损与严厉监察

有人赚钱就肯定有人亏钱。

Thestreet的分析师们去年底曾做过一项调查,称反向并购公司股票下跌可能给投资者带来了至少340亿美元的损失。

而今年上半年,看空中国概念的反向并购公司的报告更是一份接一份,财经博客Zerohedge今年许多文章开头这样写道,“新的一天开始,新的一家中国公司欺诈。”

反向并购公司股价的下滑似乎没有终点。

那些因欺诈而遭受损失的投资者,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向所在地区的国会议员投诉,然后国会议员就去问SEC怎么回事,问SEC为什么不保护投资者,这件事情由此就从华尔街(Wall Street)走向了主街(Main Street)。

议员要保护自己的选民,获得他们的选票,于是就敦促SEC调查。美国众议院金融机构委员会计划在今年举行有关中国公司会计问题的听证会。

事实上,在市场上遭遇做空的同时,美国的行业协会和证券监管部门对中国概念股的监察日益严厉。

纳斯达克资深副总裁兼国际部主管罗伯特·麦柯奕(Robert McCooey)去年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反向并购的中国公司造假只是个别现象。但不到半年,纳斯达克对待中国公司股票的态度,被华尔街称为“宁肯错杀,也不错过”。

据悉,纳斯达克正与SEC共同提交一份规则改变建议,对通过反向并购上市的公司提出更为严格的上市要求。

另外,行业自律组织(SROs)最近终止了约十二只股票的交易。在过去数月,SEC撤消了至少8家通过反向并购成为美国国内证券发行人的中国公司的登记,理由是“这些公司未能提交我们认为对美国投资者至关重要的文件”。

查诺斯、老虎基金参与做空 IPO是下一块肉

华尔街最有名的空头查诺斯(James Chanos)最近曾表态,中国股票的骗人花招遵循经典的模式。

他说,“这些股票推销者的惯用伎俩是寻找散户投资者的热点领域,所以15年前可能是互联网公司,几年前是石油和天然气,现在是中国概念。你贩卖的是一个大题材。”

本报记者从多空两方的消息源同时得知,查诺斯声称做空了通过IPO上市的优酷,但无法确认这一信息。

另一名与做空方相熟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著名的老虎基金也参与了做空,“老虎全球基金雇了两个人常驻北京,专门打假”。

这位人士表示,因为老虎基金规模大,一动可能就是几千万美元,如果他们瞄准IPO的话,这一领域的公司可能要大得多。

虽然空方人士认为,打击IPO目前来说依然是个案,不太可能成为普遍现象。但多方依然担心,“反向并购的骨头已经被啃光了,现在只有IPO有肉了。”

娱网棋牌下载

qq游戏多开大厅下载

奇想世界官方版

qq保皇游戏下载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