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混合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三国人物全琮简介-【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2 10:58:05 阅读: 来源:混合机厂家

三国人物

中文名:全琮

别号:子璜

国籍:孙吴

民族:汉族

出生地:吴郡钱唐(今浙江杭州西)

出生日期:198年

死日期:249年

职业:将领

重要造诣:孙吴开国功臣

官职:右大司马、左智囊

册封:钱唐侯

全琮人物平生

远近显名

全琮,字子璜,吴郡钱唐(今浙江杭州西)人。父亲全柔,汉灵帝时举为孝廉,补任尚书郎右丞。董卓之乱时,弃官归乡,本州辟其为别驾处置,朝廷就诏拜全柔为会稽东部都尉。

公元196年(建安元年

),孙策进兵至江东,全柔举兵归附孙策,孙策表全柔为丹杨都尉。

公元209年(建安十四年),刘备表孙权为车骑将军,孙权用全柔为长史,后出任桂阳太守。全柔曾使全琮运谷米数千斛到吴,有所生意业务。但全琮到后,散用谷米,救济贫民,空船而还。全柔闻此震怒,全琮稽首道:“我认为鬻米之事既非紧要,而士大夫正有倒悬危累之难,因而我便以米振赡,而不及先行启报父亲。”全柔亦奇其志。事先中州士人避乱至南边,允从全琮而居者数以百计,全琮辄尔倾家财以给济,贫富与共,因而远近显名。后孙权以全琮为奋威校尉,授兵数千人,命其讨山越。全琮开募召卒,得精兵万余人,出屯牛渚,不久迁偏将军。

因功册封

公元219年(建安二十四年),关羽大举进攻曹魏,进围曹仁于樊城、襄阳,全琮便上疏奏议诛讨关羽之计,但事先孙权已与吕蒙暗议剿袭荆州,惟恐事泄,因而对全琮之表寝而不答。后擒关羽,孙权置酒宴于公安,向全琮说道:“你之前曾给我说这件事,我固然没有回应你,然则本日取得如许的胜利,也有你的劳绩。”因而封全琮为阳华亭侯。

公元222年(黄初元年),魏曹休领舟军大出洞口,孙权使吕范督诸将相拒,两阵虎帐相望。敌方数次以轻船钞击,因而全琮常带甲仗兵,服侍不休。不久,敌兵数千人出于江中,全琮与徐盛击破之,杀魏将尹卢,枭其首。全琮迁为绥南将军,进封钱唐侯。

公元225年(黄初四年),孙权使全琮假节,领九江太守。

大臣之节

公元228年(黄初七年),孙权到皖城,使全琮与辅国将军陆逊合击曹休,大北曹休于石亭。事先丹杨、吴郡、会稽的山民复为寇贼,攻没属县,全琮时治富春,孙权遂分三郡险地为东安郡,以全琮领太守。全琮至时,明于奖惩,招诱降附,数年中,共收得万余人。孙权因而召全琮回牛渚,罢东安郡。

公元229年(黄龙元年),全琮迁升为卫将军、右护军、徐州牧,娶孙权之女公主孙鲁班。孙权使太子孙登出征,既已出军,至于安泰,群臣莫敢劝谏。全琮密表道:“自古以来太子何尝偏征,从队时称为抚军,防守时称为监国。现在太子东出,已违犯古制,臣私自非常忧疑。”孙权遵从他的看法,命孙登回军,自此人们都赞美全琮有大臣之节。

公元233年(嘉禾二年),全琮督步骑五万征六安,六安群众皆四周散走,诸将欲分兵捕擒以邀功请赏。全琮说:“所为乘危以幸运,举不百全,这不是国度的大致。现在分兵捕民,得失相半,岂可谓全呢?纵有所获,亦不足以弱化仇人而副于国度威信。如或有甚差迟,吃亏非小,与其开罪,我情愿以身受之,也不敢侥功以负国。”

无功而还

公元234年(嘉禾三年),孙权与蜀国商定日期大举进攻魏国,孙权亲身向新城进军,朱然与全琮各接收孙权所赐斧钺,任左、右督军。适逢官兵疾病盛行,故此未攻而返。

公元237年(嘉禾六年),卫将军全琮突击六安,未不克不及克。不久,魏国庐江主簿吕习要求吴国派雄师前去,预备翻开城门为内应。全琮时任卫将军,与朱桓一同率军前去驱逐吕习。戎行抵达后,因事变败事,以是军队返还。事先,全琮为都督,孙权又敕令偏将军胡综宣扬诏令,让胡综介入军事。全琮因军出无所收成,协商盘算布置各将领,搞些狙击行动。朱桓一直气焰自豪,故此羞于见本身的手下,因而前去见全琮,问行动的企图,因冲动发怒,与全琮计算争论。全琮想自我摆脱,因而说:“主公本身敕令胡综为都督,胡综意义要如许为好。”朱桓越发忿怒。

功小恼恨公元239年(赤乌二年),周瑜次子周胤先以罪行徙至庐陵郡。诸葛瑾、步骘连名上疏,全琮及朱然俱上言陈乞,求免周胤,孙权许其请,但是周胤曾经病死。全琮又表用周瑜兄长之子周峻的儿子周护为将。孙权以周护为人天性行动极坏,不愿任用。

公元240年(赤乌三年),全琮时为大都督,与魏将王淩战于芍陂,情势晦气,魏兵乘胜陷没五营将秦晃(秦儿)军,顾谭弟顾承与张休本俱北征寿春,见魏军陷阵,便奋力进击。顾承与张休遂遏止住魏师。事先全琮诸子全绪、全端亦并为将,见敌军停下,便进而追击,王淩军遂退。照功行赏,朝廷认为驻敌之功大,退敌之功小,因而张休、顾承并为杂号将军,而全绪、全端等人只为偏裨罢了。全琮、全寄父子非常恼恨。

作古

公元246年(赤乌九年),全琮升任为右大司马、左智囊。他为人恭敬,擅长答允他人神色而接收劝戒,言辞从不严肃搪突。早先,孙权预备发兵围攻珠崖和夷州,都先讯问全琮,全琮说:“凭我圣朝的雄威,所向哪有不克的地方?但是远方异地,被大海屏蔽阻隔,水土中的毒气,自古就有,兵民杂处,肯定生发疾病,互相沾染盛行,前去者生怕就不克不及再回来,怎会取得很大的收成呢?丧失大江两岸的兵员,去希冀图取万分之一的小利,愚臣对此心中不安。”孙权不采用他的看法。发兵一年,兵卒抱病染疫死去十分之八九,孙权深为忏悔。厥后说话涉及到这件事,全琮回答说:“在事先情况下,群臣有人不举行劝谏,为臣认为这类人不忠诚。”

全琮被孙权密切重用后,他的家属后辈一道受宠权贵。全琮所受犒赏累计令媛,但是他照样谦逊地招待士人,脸上从无骄贵之色。

公元249年(赤乌十二年),全琮死,其子全怿嗣爵。厥后全怿引军救诸葛诞于寿春,但是因孙綝的嗜杀无道,而出城先降,魏国便封全怿为平东将军,封临湘侯。全怿的侄儿全袆、全仪、全静等宗族后辈亦出城降魏,都在魏国获封郡守之任及列侯之爵。

全琮汗青评价

庞统:“卿好施慕名,有似汝南樊子昭。虽智力未几,亦一时之佳也。”

陈寿:“全琮有当世之才,贵重于时,然不检奸子,获讥毁名云。”

徐众:“礼,子事父无私财,又不敢私施,以是避尊上也。弃命专财而以邀名,未尽父子之礼。”

裴松之:“琮辄散父财,诚非子道,然士类县命,忧在旦夕,权其轻重,以祖先急,斯亦冯谖市义、汲黯振救之类。”

《吴书》:“琮为将甚勇决,当敌临难,贪生怕死。及作督帅,养威稳重,每御军,常任计谋,不营小利。”

孙登:“诸葛瑾、步骘、朱然、全琮、朱据、吕岱、吾粲、阚泽、严畯、张承、孙怡忠于为国,通晓治体。”

章如愚:”如程普、黄盖、甘宁、徐盛、潘璋、朱然、朱桓、贺齐、凌统、全琮、吕范,皆智足以御众,勇足以却敌,未有不为守令之职者。“

北京治疗无精多少钱

北联nk免疫细胞治疗费用

北京十大癌症医院排名

301医院肿瘤免疫疗法